且歌且行

致新年 2011年底,我说那是骄傲也挫败的一年,我说要学着远离庇护独立生活; 2012年底,我经历着迄今为止最欢腾的跨年之夜,满目的新奇热烈和满心的憧憬,甚至最终也没能完整写完一篇年终总结; 2013年底,结束为期四周的独自旅行,坐在狭窄的小屋里默默地码字,内心唯一坚定的是,一切终将好。那时候我想,2014,我要回到人群里去认真生活。 是真的只有回头看看这些不成器的文字,才知道,短短四年竟已心境几变。 于是还是总结吧,关于过去的2014。这一次,BGM是《平凡之路》。 2014年1月,我在英国。结束了在超市的工作,在伦敦接到远渡重洋来参加我毕业典礼的爹妈。 1月22号,我研究生毕业,穿着厚重的硕士袍,穿过林肯大教堂700余年历史的中堂,与校长握手,领到自己的毕业证书。在Reception上与一众或许再不能见的同学伙伴合影,和他们一起去酒吧享受我们自己的ceremonie。 之后便于父母一起,租上车子,开始了为期一周的英伦自驾游。这是爸妈第一次到欧洲,Peak District, Cambridge, Edinburgh, Glasgow, Lake District and of course, London……路上有太多美好景致。 父母亲语言不通,我一个人全程翻译+导航,自是乐在其中。那时我想,将来如果有机会,我们还可以再一次举家出行。只是我也在想,等我去工作了,哪儿还有那么多空闲呢…… 2月,回家过年。也顺便开始准备找工作,也顺便……复合了。 3月,虽然都是小作坊,但也算是拿了不少offer,第一次发现自己居然颇有市场。最后挑中了一家现在想来颇为传奇的公司,3月26号,是我正式开始上班的那天。 这份工作,细算来也就坚持了半年。但确实大开眼界。虽然工作本身简单轻松到了无趣的地步,要说能力提升积累经验也是无稽之谈。但也不乏收获。譬如格局、譬如见识。在一个奢华到让人想爆粗口的圈子里打杂,说不羡慕是假的,说不贪恋也是假的。那种经历应该说,既是向往,又有忌惮。向往纸醉金迷的生活,却也厌倦将自己扮作一件饰物去周旋其中。但不管怎么说,这半年的经历都不亏。毕竟是知道了,原来世上真是有《小时代》一样的生活。 4、5两个月过得无波无澜。最大的新闻应该是自己租了套间,在广州老城区安家落户。 坦白说真是喜欢那样的感觉。沙发地毯CD机,和不愁吃穿的小日子。每逢周末或回爹妈家蹭饭或呼朋唤友泡吧喝茶。至今仍是喜欢广州这个城市,有浓浓的市井气,和满街美食。 6、7、8三个月,因为是暑假、又赶上世界杯,于是才显得略微忙碌了一些。一起进公司的三个小伙伴终于还是只剩我一个,于是自己也忍不住开始活络心思。 9月,中秋节,我在尼泊尔。 在破败的城镇附近,藏着神庙和雪山。记得看见珠峰的日出、博卡拉的夕阳、在海拔2500的高处乘风而起……若要形容,应该是心神宁静,美不胜收。 10月,国庆假期,在重庆。一起逛街、一起看魁拔、一起吃各种奇怪的食物,包括柔顺剂味儿的甜筒,也一起探讨未来…… 我们终于偏离了想象轨迹的、迷茫的、未知的 将来。 然后便是两地奔波,面试、辞职、收拾行装北上。 离职前一周,已决定要去北京,于是一个人在小屋里收拾东西。看着那些瓶瓶罐罐、锅碗瓢盆和八成新的沙发,突然就不舍,甚至迈不开腿。每一装每一件事物,都仿佛是离不开的。于是有开始大街小巷地串游,想要在走之前,再好好感受这南国花城。心里想着的是,不知何时能再回来,在珠江边喝酒聊天喝茶。 11月,我到了北京。靠近东五环的位置,我总爱告诉别人,我在这是在河北。真心觉得,北京出了三环,便完全不再有首都的端方大气。骤然退变成了普普通通的北方城镇模样,宽敞、干燥、粗放、尘土飞扬。全然没有在广州时候熟悉的,南方城市的恬然小巧。 还有便是工作,停不下来的工作。每天都必须接受新的东西,必须学,必须赶,必须前进和加班。不坏,至少让我觉得自己真实存在着,而非虚度光阴。 月中的时候搬进了现在住的小屋。小区环境堪称优越,合租的房子,我占了最小的一间。购置了一堆零零碎碎的东西,也买了不少过冬的衣物。然后就到了12月。 还是忙,还是加班。最欣喜是,终于又见到阔别3年的旧友。 然后又到了现在,今天。又是新年之始。 直到真的回望,才发觉这一年真的好长。从拿到文凭到工作、从广州到北京、终于去了向往已久的尼泊尔、终于又见到诸多好友…… 最重要的是,终于又回到正轨。我在人群熙攘中,终于过起与他们一样的日子。没有不甘,相反,更多的是庆幸。 这种感觉,在听到这一首《平凡之路》的时候尤其清晰。 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拥有着一切 转眼都飘散如烟我曾经失落失望失掉所有方向直到看见平凡才是唯一的答案我曾经毁了我的一切 只想永远地离开我曾经堕入无边黑暗 想挣扎无法自拔我曾经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绝望着 渴望着 也哭也笑平凡着我曾经跨过山和大海 也穿过人山人海我曾经问遍整个世界 从来没得到答案我不过像你像他像那野草野花冥冥中这是我 唯一要走的路啊 到今天,我还能记起本科时候神采飞扬的自己,也那么清晰地记得在英国时近乎支离破碎的自己。记得无数次盘桓在脑海的想要放弃的念头,也记得每一次每一次终于有能重见笑颜的瞬间。 2014,其实是我的本命年。是大家都说要倒霉的,会走背运的本命年。这一年我丢过钱丢过手机跟爹妈闹过别扭,无数次被提醒,要小心,要留神。似乎只有我自己从不觉的亏本。只有我自己觉得, 这一年,那样好。 如果一定要说,我记得那天晚上,好友三人突发神经病,大半夜开着车要去另一个城市喝酒。窗外的灯一盏一盏划过,车厢里能听到浑厚男声唱出的歌曲,路上车很少,我们好像并没有实际的重点,只是一路往前…… 我记得那天傍晚,晕车晕得快要吐的时候,突然看见群山环抱的城镇背后,珠光云环绕的天际,那陡峭矗立着的雪峰。飘渺天地,遗世独立…… 这一年,并没有再去太多的地方。过去的丰富旅程,自己想来都觉得掺了假。这一年,我像你像他,也像从前不屑一顾的野草野花;这一年我听说了许多悲欢离合,那么多人经历着那么多或精彩或悲伤的故事;这一年,我似乎不再那么戏剧,而要安静下来了…… 这一年,看见自己分明离理想中的模样越来越近,多好。 最后还是一张图来概括过去与期待—— 即将25岁的这一年,我还那样年轻,还足够去疯去闹去努力去争取去感受…… @Lake District, England Jan. 2014 2015-01-02 热度(3)
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 就像今天在书店,看到《春宴》。 家中书架有一本遍书笔记的、从不见人的《莲花》。 有草草翻过的《月》,有磨损了封面的《素年锦时》,有夹了许多书签的《清醒纪》,有几乎能背出每章标题的《彼岸花》,有改版前的《蔷薇岛屿》,有当时似懂非懂的《二三事》,有认真摘抄过的《八月未央》,有脱页了的《告别薇安》 简单地说,我有她的每一本书,几乎都是第一版第一次印刷。 说我矫情也认了。 12岁到24岁,只在翻开《春宴》的一瞬仿若时间倒朔。相似的言语描述、沉淀在记忆深处的关于审美和品性的意向、和无数个自己…… 历历在目。 12年,她大约是影响我最深的一个作者。即便如今我早已背离书本中有关美的想象,滑往平凡与世俗的深渊;即便我早已不再赞同一些价值观、不再习惯一些情绪的表达;却依然爱她的文字,爱她孤芳自赏的行文方式。 与成长或成熟无关。只是不经意就看见自己。 字里行间的,并不漫长的时光里,被捏造成型的过程里,亦哭亦笑的盲目又坚定的,无数个自己。 从前她给我关于未来的幻想,如今她给我回溯过去的途径。 哪里有什么约定和等待,都不过是阴差阳错、偶然相遇 之后所谓的传奇,原本都是走投无路 春日宴,绿酒一杯 歌一遍 惟愿年年相见 2014-09-02 热度(4) 评论(1)
© 且歌且行 | Powered by LOFTER